青岛瑞丽上门推拿会所可为您提供与众不同的专业青岛上门按摩服务,资深专家的不断研究与创新,可同时接纳百余位顾客进行保健治疗。青岛瑞丽上门推拿会所环境舒适、品位高雅,到这里保健休闲,一定会给您的身心健康带来更大的益处。我们相信,您选择了我们就等于选择了健康,选择了幸福!青岛瑞丽上门推拿会所相信自己的实力,相信为你排忧解惑必将赢得您对我们的信任!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岛上门推拿 > 正文

青岛上门按摩我对她的情意是她所不能感受到的

作者:wwwkuaiyuncrecom 来源: 日期:2016-12-27 13:33:24 人气: 标签:青岛上门按摩

   时间久了,慢慢发觉自己变了很多,变得不再像从前的自己。慢慢地由原先的大大咧咧变得心思也缜密了些,也慢慢向着另一个人的样子变化。只因我喜欢上了一个人,现在才发现为了讨好一个人会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

   现在说起来是2010年的时候了,那年我第一次见她,没在深秋的悲美氛围下,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略带微风,她不施粉黛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第一次的邂逅只是一个擦肩,没有任何的话语,却悄悄打破了我沉寂的内心,以前曾以为不会因为女人而动情,或许这一次用事实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自那一次邂逅,我总会不经意的出现在那曾邂逅过的地方,只想再来一次偶遇。多少次的幻想一次次破灭,我没能再见过她。没能再来一次无意间的遇见。

   转眼已是几个月过去了,我慢慢忘却了那次邂逅,忘却了那不施粉黛的面庞,忘却了那夜色下她走过的样子。当我就要忘记那不曾期许的邂逅的时候她又一次进入我的视野,这一次是如此真切和不可思议。同样是一个夜晚,她在台上而我在台下,我第一次真切的看清了她的容貌,依旧不施粉黛却有脱凡出尘,扎好的马尾显示着青春的活泼。那晚我知道了她是一个东北女孩,以前总听说东北出美女,没有真实的见到,这次我是见到了,她不似其他女孩般浓妆艳抹,总是一副清闲脱俗的的感觉,让人不觉得眼前一亮。就像在吃过珍味后喝下的一杯沁人心脾的清茶。舞台上的她声音很好听,她很会介绍自己,单姓单名,却说的人人都记住了她,而我感觉我是记得最清的了,一直多年后的我再跟她说起的时候还在重复她当年介绍自己的样子。那晚我悄悄地记下了她的手机号码,却没鼓起勇气拨过去。有时候我在嘲笑自己,很多事情都很果断的我,唯独感情这件事是我的盲区。我可以很自然地跟其他女孩去交流,但却做不到轻松自如的面对她。

   渐渐的我也认识了她,她也认识了我,而我对她的情意是她所不能感受到的。我把这颗种子埋在心底,久久的生根发芽,却不敢让它枝繁叶茂。我很高兴和她见面的每一次,也很珍惜每一次见面。对我来说这就是机缘吧!转眼间步入了2010年的冬季,北方冬天的肃杀是让人可畏的,又到了回家的季节,春运的列车已缓缓穿梭在南南北北东东西西,载着一年的收获和期盼离家在外的人都要回家了,她也一样,也要回到东北那个她的家。或许这是暗恋时候的寂静吧,这段时间我们只是简单地电话来往和网上聊天,渐渐了解到她的开朗她的生活她的我所能知道的一点点我想知道的东西。那个冬天是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冬天了,在家的时候偶尔也聊天通个电话,偶尔也在视频上看到她在家的样子。可是感觉不一样,毕竟相差一千多里路,这一千多里路对暗恋一个人的我来说是那样的遥远。除了把自己逼得忙一点占据想念一个人的时间我没有一刻不在想着她。见不到一个人的时候愈是想念,讨厌自己在烟酒麻醉过后的茫然与不知所措。我是彻底被一个没有太多交集的女人占据了剩下的心灵空间,越是思念越是茫然。不过熬过了一段时间也就离相见的时间更近了。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是第二年的春天,红色的妮子大衣紧紧裹住那风华卓绝的躯体。不再是马尾,转而是长发披肩。春天的风悄悄吹过掠起少许的发丝在风中轻舞,迷了她漂亮的双眸,当修长的手指悄悄拨弄飞舞的长发之时,仿佛时光定格在这初春的风中。我不忍心打扰这一幅画一般的美景,初春还不带多少的鲜绿,还略带末冬的寒色,她却不失优雅的点缀了春的期盼。我恨自己当时没拿相机捕捉下这动人的一幕,没有底片上的定格,可我却多年难忘。

   能再次见到她,已是很高兴,我依旧用着对我来说最好的方式——暗恋,又是一个半年,我们吃过几次饭,逛过几次街,逛街的时候我很生涩,那时候也是我头一次跟心仪的女生一起逛街。这句话也是几年后我们再次逛街她常提起的一句话。慢慢的我们接触的也就多了,我喜欢叫她“姑娘”,她也欣然接受了。这一叫就是几年的光景,如今我还是如此的称呼她,每次通电话我都是先喊一声“姑娘”。春天的时光在我们所在的这座城市里面总是短暂地,这座城市的冬天喝夏天都是长久的,唯独春天和秋天有些短暂,有时候还没等好好感受一下春天,就从冬衣换上夏装。夏天总是漫长的,街上女士的装扮也更显清凉,她的装扮亦是如此,犹如狂躁的夏季里面一整清风。

  一年之中她总得回到一千公里的家中两次,又是一个难熬的季节,漫长枯燥,那个季节我和朋友接了个活,忙了一个季节,依旧用疯狂的工作占据想念她的时光。可每当闲暇之时,我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想起那面庞。

  2011年的中秋,我问她有时间吗,一起去旅游吧。我有点激动得不知所措,也忘记了该怎样准备,就这样一早做上了火车缓缓行驶在路上,旅途并不开心,因为天气,也因为我不会讨她欢心,归来以后。我下定决心向她表白,我说:“我可不可以追你,做我的女朋友。”她的回答让我不知所措:“我还没准备好,暂时不想谈。”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了,两年后我说:“当年我不是追过你你拒绝了吗?”她说:“你那样追女生,让谁谁也会拒绝。”我沉默了。

   被拒绝后跟大多数人一样,在一段时间内心情还是蛮郁闷的,我拒绝了其他女生的爱意,没有心情去做任何本该做的事情,不过我们还是像以前的朋友一样,但我觉得有点尴尬了,更不敢见她。那段时光很是煎熬,我抽烟抽的更凶,和青岛上门按摩兄弟们喝酒也很得更多。彻彻底底变了个样子,什么事也做不好,脾气也变得更加暴躁。现在想想也觉得很傻,或许对我来说那段时间正好印证了那句“爱情让人疯狂”这句话吧。麻木过后总得生活,慢慢调节一下,慢慢试着忘却。这次的忘却却很痛苦,忘却我那次傻X的表白,慢慢回到叫她“姑娘”的平时氛围,让自己不再感到那么尴尬。生日那天我送她第一份礼物,一条项链,本身算是半个基督徒,给他了一条十字架的项链却从未见她带过。后来的事情就有点更难接受了,她恋爱了,一个小她一岁的男士吧,直到后来她跟我说起是那个男生每次都任劳任怨,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嘘寒问暖。我就那样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我真的说不出任何话,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我不想看到她难过的样子,我坐在一边静静抽着盒子里为数不多的烟卷。

   她恋爱的那段日子,我见过她跟那个男生在一起的样子。每次见到,我都抓紧远远躲开,我心里有点受不了,不过时间长了我也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原本就一个人,就因为她的突然闯入内心而令我自己自找麻烦吧。那接近一年的时间我们通话的时间更少了,基本就不通信,虽然我们距离不远。见面也没有了寒暄,我疯狂的做事,也就慢慢淡忘了以前自己所做过的蠢事吧。这段时间我也接触过其他女生,也有关系很好的,不过每当要做男女朋友的时候,我都害怕了,我也为此而失去过很多。因为心里原先就有个人,当真正面临同样的事情的时候原本忘却的她却又出现在脑中。我知道我无法忘记她,我知道我喜欢的人还是她,纵使她已经有了男朋友。我依旧一个人过活,跟兄弟们在一起的时间更多,还是喝酒唱歌,过着单身人士过着的日子。

   2012年上半年我没在联系过她,也算是习惯了像以前没见过她的样子。算然有时候也碰得见她,内心却没有那种波澜。不过兄弟们都知道我喜欢她,一直喜欢她,每每兄弟们提及她我由原先的恼怒而变得没有感觉。直到十月末的一天夜里在外面走着的时候刚跟一个朋友通完电话,朋友让我去参加一个化妆舞会,通完电话看到手机上有个未接电话是她的,我沉思了一阵,还是给她回过去了。

   她说:“你在哪?忙什么呢?”

   我说:“在路上。”

   我问她:“你在哪呢?”

   她说:“在。。。”

   我说:“奥,我也在这附近。”

   她说:“我在这等你,那你过来吧。”

   我说:“行,我马上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